忍辱负重鲍威尔!美联储变身大鸽只为特朗普的KPI?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9-03-26 05:55 点击数:

  Colombo认为,随着过去10年美国股市连续上涨,美国联邦政府应对衰退的手段非常有限,所以避免出现“反向财富效应”影响消费就成了最重要的政策指标。随着2018年末美国家庭资产出现了大幅下滑(下图蓝线),感受到恐慌的美联储果断在去年12月底转变政策方向。随着标普500指数从12月低点大幅反弹20%,后续的家庭资产情况也有望反弹。试想一下,如果此时出现美国股市的大幅度调整,对于喜欢鼓吹“对股市上涨有功”的特朗普政府而言,将会是多大的冲击?

  来源:WEEX

  原标题:“忍辱负重”鲍威尔!美联储变身“大鸽”,只为特朗普的“KPI”?

  随着周四凌晨美联储FOMC会议点阵图暗示今年不再加息,特朗普碎碎念了大半年的“不加息”终于梦想成真了。不过CNBC也指出,美联储同步下调了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预期肯定不是特朗普愿意看到的,但恐怕也找不出理由再炮轰鲍威尔了。

责任编辑:张宁

(美联储鸽派政策与标普500指数走势关系,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联储鸽派政策与标普500指数走势关系,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标普500指数与美国家庭净资产存在显著关联,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标普500指数与美国家庭净资产存在显著关联,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国家庭财富与消费之间的关联,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国家庭财富与消费之间的关联,来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标普500指数估值水平,来源:Robert Shiller、S&P)(标普500指数估值水平,来源:Robert Shiller、S&P)

  那美联储为什么就不能放任市场下跌呢?

  同时,美国家庭净资产也会影响到美国消费者支出,也就是所谓的“财富效应”——当家庭资产上升时,美国“韭菜”会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产品。当市场遭遇股灾时,负面的“财富效应”也会影响消费,正如2000年前后和次贷危机时那样。

  但这种政策也有负面影响,目前标普500指数上涨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收入增速。目前的估值水平已经接近了1929年股灾前的高点,所以未来的“大调整”显然是不可避免的。

  Real Investment Advice分析师 Jesse Colombo指出,从2009年启动量化宽松计划算起,每当美股出现崩盘迹象时美联储就会推出宽松政策救市,在“人造牛市”的过程中已经累积了巨大的风险,同时也不存在“温和”的退出机制。所以为了保住特朗普政府的“KPI”,鲍威尔可谓是“忍辱负重”。

  Colombo表示,一个经济增长大约2%,通胀近乎0,全球央行不断印钱填充金融系统维持经济的环境并不是理想的状况。如果说经济真的有一些“砖家”说的那样已经重回稳健,为什么各国央行的戏还那么多?在美联储的带领下,各国央行都撤销了紧缩政策并开始了新一轮的财政刺激,欧洲央行正在考虑新一轮低息贷款计划,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停止了加息。

  Colombo指出,自次贷危机后每当标普500指数挑战上行趋势线时美联储就会推出量化宽松或者调整货币政策,这恐怕不是偶然。

  Colombo指出,美联储对于股市的持续干预也造成了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道德困境。这个时代的投资者(和投机者)已经形成了“市场总会持续上涨”的思维定势,所以多头的投资策略往往会更加大胆。总会有那么一天,市场的风险会增长到连美联储都“拖不动”的情况,惨烈的调整终将会到来。

  Colombo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美股是美国家庭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当股票上涨时美国家庭财富就上升,反之亦然。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Powered by 99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